永利集团平台交强险正式对外开放,交强险正式对外开放中国压铸网

2012年将成为外资保险公司在中国业务发展的新里程碑。4月30日公布的《国务院关于修改〈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的决定》,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一款由原来的“中资保险公司经保监会批准,可以从事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业务”修改为“保险公司经保监会批准,可以从事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业务。”删去了此前的“中资”限制,这意味着国内近千亿元的交强险市场正式对外开放。

核心摘要:2012年将成为外资保险公司在中国业务发展的新里程碑。4月30日公布的《国务院关于修改〈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的决定》
2012年将成为外资保险公司在中国业务发展的新里程碑。4月30日公布的《国务院关于修改〈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的决定》,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一款由原来的“中资保险公司经保监会批准,可以从事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业务”修改为“保险公司经保监会批准,可以从事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业务。”删去了此前的“中资”限制,这意味着国内近千亿元的交强险市场正式对外开放。交强险正式向外资开放2001年12月,中国正式加入世贸组织,银行、保险、农业等多个行业相继对外资部分或全部开放。“交强险”是我国第一个法定强制保险,根据国务院2006年3月28日颁布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规定,全国所有上道路行驶的机动车辆,包括汽车、摩托车和拖拉机,都应当购买这个险种。由于我国加入世贸组织时未承诺允许外资公司经营法定保险,因此,“交强险”业务一直没有向外资开放。由于车险占了财产险市场7成以上的份额,外资险企因此无法扩大财产险的占有率,它们一直在积极争取交强险经营资格。此外,在中资公司经营下的交强险业务一直陷入亏损的泥塘。从2006年7月交强险面世至2010年这4年半的时间,这一险种累计承保亏损达到187.4亿元,因此不少业内专家呼吁“向外资开放,为交强险注入活力”。多种合力作用之下,去年下半年,中国保监会经过多次讨论并评估,将允许外资公司销售交强险业务的方案提交给了国务院,希望引进吸收国外交强险经营的先进技术及管理经验,推动我国交强险提高经营管理水平。去年年底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副会长金坚强便已经透露,中国可能在2011年对外资保险企业开放交强险业务;今年2月15日,国家副主席习近平访美时,中美双方发布的《关于加强中美经济关系的联合情况说明》便提到:“中方已决定对外资保险公司开放交强险。外资险企积极向本土巨鳄求经数据显示,2011年交强险保费收入983
.42亿元,这是一个拥有千亿元蛋糕的市场。按照相关政策规定,交强险须与商业车险捆绑销售。外资险企要想承保车险业务,必须与中资财险公司合作,各自承保其中的商业车险与交强险,这种方式大大限制了外资保险公司在国内车险甚至是财险市场的发展。去年外资财险公司保费收入占比仅1.09%。对于外资公司来说,经营交强险业务是提升其在中国财产险份额、获取车险利润的希望。由于交强险一直未放开,目前进入中国境内的20家外资财险公司只有不到一半的险企经营了商业车险业务,安联财险、利宝互助、三井住友、三星、现代财险等外资公司都是采取与中资财险公司合作的方式开展车险业务,因此规模有限。据业内人士透露,这些公司的车险承保业务大多未见利润。去年年底监管部门释放出交强险对外开放的信号外,这些外资公司便看到了曙光。但这些公司从未真正涉足国内的车险市场,其经验可用“一穷二白”来形容。据一位高姓业内人士透露,外资公司从春节前就开始向本土的保险公司、公估公司取经,希望了解中国车险销售、理赔的具体模式“我知道前段时间美亚财险一直跟民太安公估公司有密切接触。”而南都记者采访获悉,今年多个外资险企都在筹备车险项目部。但根据我国保险业相关规定,这些公司的车险项目需要经过保监会批准方能运营,考虑到它们需要完成人员培训、制度设计以及各种车险数据平台的搭建等一系列工作,这些公司估计要8月份以后才能正式加入这一场“千亿元蛋糕”抢夺战。国内险企“边走边瞧”针对外资进入交强险市场一事,目前国内险企基本抱着“边走边瞧”的心态,并没有祭出应对措施。中国车险行业目前并没有完全市场化,里面的利益错综复杂,所以外资公司很难“玩得转”。此外,消费者对车险服务的便利度要求很高,中资公司在网络分布上占据了主动权,而外资公司受经验、成本等因素影响难以在短期内大规模拓网,这是国内大鳄们自信心的一大来源。虽然公司的业务短期不会被分流,但是人才却一定会有所流失。外资险企肯定会通过从本土保险公司“撬墙脚”的办法快速增强本身的竞争力,短期内两大阵营仍有“短兵相接”的机会。

交强险正式向外资开放

2001年12月,中国正式加入世贸组织,银行、保险、农业等多个行业相继对外资部分或全部开放。“交强险”是我国第一个法定强制保险,根据国务院2006年3月28日颁布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规定,全国所有上道路行驶的机动车辆,包括汽车、摩托车和拖拉机,都应当购买这个险种。

由于我国加入世贸组织时未承诺允许外资公司经营法定保险,因此,“交强险”业务一直没有向外资开放。由于车险占了财产险市场7成以上的份额,外资险企因此无法扩大财产险的占有率,它们一直在积极争取交强险经营资格。

此外,在中资公司经营下的交强险业务一直陷入亏损的泥塘。从2006年7月交强险面世至2010年这4年半的时间,这一险种累计承保亏损达到187.4亿元,因此不少业内专家呼吁“向外资开放,为交强险注入活力”。

多种合力作用之下,去年下半年,中国保监会经过多次讨论并评估,将允许外资公司销售交强险业务的方案提交给了国务院,希望引进吸收国外交强险经营的先进技术及管理经验,推动我国交强险提高经营管理水平。

去年年底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副会长金坚强便已经透露,中国可能在2011年对外资保险企业开放交强险业务;今年2月15日,国家副主席习近平访美时,中美双方发布的《关于加强中美经济关系的联合情况说明》便提到:“中方已决定对外资保险公司开放交强险。

外资险企积极向本土巨鳄求经

数据显示,2011年交强险保费收入983
.42亿元,这是一个拥有千亿元蛋糕的市场。按照相关政策规定,交强险须与商业车险捆绑销售。外资险企要想承保车险业务,必须与中资财险公司合作,各自承保其中的商业车险与交强险,这种方式大大限制了外资保险公司在国内车险甚至是财险市场的发展。去年外资财险公司保费收入占比仅1.09%。

对于外资公司来说,经营交强险业务是提升其在中国财产险份额、获取车险利润的希望。由于交强险一直未放开,目前进入中国境内的20家外资财险公司只有不到一半的险企经营了商业车险业务,安联财险、利宝互助、三井住友、三星、现代财险等外资公司都是采取与中资财险公司合作的方式开展车险业务,因此规模有限。据业内人士透露,这些公司的车险承保业务大多未见利润。

永利集团平台,去年年底监管部门释放出交强险对外开放的信号外,这些外资公司便看到了曙光。但这些公司从未真正涉足国内的车险市场,其经验可用“一穷二白”来形容。据一位高姓业内人士透露,外资公司从春节前就开始向本土的保险公司、公估公司取经,希望了解中国车险销售、理赔的具体模式“我知道前段时间美亚财险一直跟民太安公估公司有密切接触。”

而南都记者采访获悉,今年多个外资险企都在筹备车险项目部。但根据我国保险业相关规定,这些公司的车险项目需要经过保监会批准方能运营,考虑到它们需要完成人员培训、制度设计以及各种车险数据平台的搭建等一系列工作,这些公司估计要8月份以后才能正式加入这一场“千亿元蛋糕”抢夺战。

国内险企“边走边瞧”

针对外资进入交强险市场一事,目前国内险企基本抱着“边走边瞧”的心态,并没有祭出应对措施。中国车险行业目前并没有完全市场化,里面的利益错综复杂,所以外资公司很难“玩得转”。此外,消费者对车险服务的便利度要求很高,中资公司在网络分布上占据了主动权,而外资公司受经验、成本等因素影响难以在短期内大规模拓网,这是国内大鳄们自信心的一大来源。

虽然公司的业务短期不会被分流,但是人才却一定会有所流失。外资险企肯定会通过从本土保险公司“撬墙脚”的办法快速增强本身的竞争力,短期内两大阵营仍有“短兵相接”的机会。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