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精选,天树征丸

■ 朱迅翎

1.这件事发生在盛夏里的有一天傍晚。阿一在雨中奔跑。突如其来的一场西北雨,使得没有带伞的金田一从上半身的T恤到下半身的牛仔裤全淋湿了。再加上木屐的带子断裂,即使想用跑的也无法跑,可能是被雨淋或吃太多西瓜的缘故,他的肚子开始感到疼痛。“可恶啊,我真衰,真是不甘心……!”阿一以怨恨的眼神抬头仰望天空。事情为何会变成这样子,其实原因是阿一受到处罚。在暑假里,剑持警部邀请阿一、美雪以及堂妹金田一二三来家乡游玩,另外,剑持太太和孩子们也都来了,他们聚在一起玩扑克牌。二三提议玩最输的人必须接收处罚,那就是帮大家去买饮料,结果是阿一输得最惨。于是,他只有跑腿的份。“唉,我真是衰,不仅木屐带断裂,还被西北雨淋得一身湿。为什么是我输给那群小毛头。都是因为玩那种抓鬼牌只靠运气的游戏才会变成这样,如果是玩那种靠实力比输赢的‘心脏病’或‘51’就好了…”唔…真可恶…我肚子痛…手上提着装满各式饮料的塑料袋,阿一边发牢骚边走在人烟罕见的乡间小路,还强忍着腹痛,最后他终于受不了了。“痛啊——痛死我了!不行了…我一步也走不动了…”只好整个人缩成一团。“——可恶!事到如今…反正在这种乡下地方没人会看见,我就到那边的草丛里…”阿一环顾四周,赫然发现有橘色的灯光。茂密杂木丛深处有光秃秃的岩石断崖,崖下有一栋小木屋。“那是别墅吗?”从有灯光看来,一定是有人住。跑进别人家里借厕所虽然有些不妥,但总比在野外拉屎好多了。阿一毫不考虑得向草丛里的小路走进去。2.“对不起!请开门一下!对不起!”阿一一边用力敲小屋的门,一边喊叫。门立刻就被打开,从门缝里露出一张长发女子的脸孔。“谁啊?”女人一边问,一边慵懒地用手将头发往上梳。“不好意思…借我用一下厕所!”阿一象强迫推销员一样一脚踏进玄关里。“啊——慢着,你…”丢下满脸疑惑的女子,阿一连续说“不好意思”就往屋子里冲。肚子已经忍到极限了,再也撑不住了。“厕所!厕所在哪里?”阿一用手压住屁股并大声呼叫。女人见状后,“在…在那边!”用手指向走廊的尽头。“借我方便一下!”阿一一边解开皮带一边开门,掀起马桶盖,同时拉下牛仔裤和内裤就往马桶蹲。“呼……”千钧一发化解危机后,阿一一边抓头发一边从厕所走出来,外面一共有三个女人瞪着他。“你是谁啊?”双手报在胸前的短发女子发问。虽然她的眼角有一点上扬,不过,算是一位美女。她伸出下颚,把头往旁边甩,挂在耳垂下的斗大耳环也跟着晃动。“你闯进别人家的别墅,二话不说就往厕所里面冲,未免太没有礼貌了吧。”“一点也没错,我还以为是强盗闯进来了。”刚才那位长发女子搭腔。刚才急忙冲进厕所时没注意看,现在仔细一看,她也算是美女。不过,稍微有一点浓妆艳抹,慵懒地把头发往上拨好象是她的习惯,她一定很适合在特殊行业里打滚。也许事实就是这样子。“啊…真是不好意思,刚才因为很紧急…哈哈哈…”阿一想藉由笑声消除尴尬,这次换一位烫米粉头的女子说话。“唉——都是因为你,害我们又要重来了,动作再不快点,雨就要停了。”这位女子的脸蛋比起其他两人,虽然脸色有一些淡白,但是,她的身材是一流的。目前,她和其他两位喜欢穿牛仔裤,T恤的同学在一起。但是,如果她穿上洋装的话,最能够吸引男人眼光的也许就是她。总之,这三位二十四、五岁的女人,每一个都是美女!阿一忘了自己的立场,笑着说:“真不好意思,你们正在做什么吗?是不是在烹饪?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来帮忙你们吧。我很拿手哦,虽然我只会削马铃薯的皮而已,哈哈哈哈。”三个女人同时叹了口气并互相看一眼。“我们不是在烹饪,我们正在进行降灵术,降-灵-术!”短发女子露出严厉的眼神说道。“降灵术?”阿一反问,这次是浓妆艳抹的长发女子回答。“是啊,就是招魂啊!就是灵异节目里经常播的那一种嘛!”短发女子把阿一拉进隔壁房间里。“咦……?”阿一整个身体僵硬了。没有任何家具的房间里,在中央位置有好几支大蜡烛围成一个圆圈。正中央有一只死兔子。窗户和窗户之间被贴满了符咒。阿一看得目瞪口呆,米粉头的女子笑着说:“蜡烛是用来判断亡魂有没有出现,听说如果招魂成功,即使没有风,烛火仍然会摇晃。死兔子是我们向附近的农家要来的。据说死动物的臭味具有招魂的效果,招魂术的入门书上有写。在窗户和门上面贴符咒是为了不让其它的亡魂跑进来,如果没有贴的话,一些动物灵或是乱七八糟的恶灵会跑进来,那就会很可怕。”看样子,这些女人是很认真的。阿一心里想还是尽早开溜比较好,于是他故意发出大笑声:“哈哈哈哈,那…那那…那真是抱歉了,我这个局外人就告辞了。”阿一正想往门口移动时,长发女子立刻挡在他面前。“不行啊——太迟了!门已经贴上符咒了。符咒的数量刚好,如果撕下来的话就会失去效果。”“咦?等…等一下!可是我……”“啊…百合,你已经帖上去了吗?小弟弟,真不好意思,那就请你陪我们了。”短发女子嘴角往上扬并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叫我陪你们招魂吗?请请请饶了我吧,我最怕这种玩意儿啊!”“哪有办法,谁叫你闯进来借厕所。来,快点过来吧!我们必须在雨停之前,把‘那个人’的灵魂找出来才行。”“咦!不要啊……!”“小梅,放他回去吧!看他怪可怜的。我们改天再进行招魂吧!”米粉头的女子如此地说道。看样子,里面她最正常。但是,小梅驳回这个提案。“不行啊,小樱!绝对不行!你真是的,老是对男人心太软。为了找回我们的友谊,今天一定要揭发真相,我们不是说好的吗?刚好今天和‘那时候’一样下着雨,今天一定可以招魂成功。喂…那个不速之客,过来这里,我们要开始了!”阿一被强迫坐在蜡烛旁边的地板上。看样子,这个女人是一个咄咄逼人的人。从她口中说的“对男人心太软”,“找回我们的友谊”看来,她是属于那种女子排球队队长的类型。小梅虽然体格娇小,但是,她的个尖酸刻薄,真的是名副其实。米粉头——名叫小樱的女子叹口气说:“那就没办法了。”“——差不多快要到发生‘那起事件’的时间了。”小樱似乎很宝贝她烫过的秀发,一边用左手指梳背后的头发,一边看着手表。“那起事件?”阿一反问。“一年前,这里发生一宗杀人事件。”名叫“百合”的长发女子答道。“——而现在在场的三个人就是当时的嫌犯,也包括我在内。”3.“杀、杀人事件的嫌犯?你们三个?”阿一有如被泼冷水一般浑身发抖。“是啊,你有点吃惊吧?呵呵……”百合一边摇曳长及腰际的长发一边冷冷地笑。三个女人围着阿一站立着。房间内的灯光不知何时被关掉,只剩下摇曳的烛光由下而上地投射在女人们的脸颊。在八张榻榻米大的房间内充满诡异的气氛,不禁让阿一猛吞口水。“死掉的那个人是我们三个人的网球教练。”小梅说道。“——我们三个人从小学起,就一直很要好。我们都是独生女,感情就象亲姊妹一样好。从读书,参加社团,到社会上工作,我们三个人都在一起。当然,我们也三个人一起参加网球俱乐部。但是……”小梅突然变成一张苦脸,话也只说了一半。在焦躁下,她把右手伸进牛仔裤的口袋里,拿出香烟来抽。接下来,小樱继续说:“我们三个人都同时喜欢上同一个男人。”小樱说了之后,就把视线移往小梅和百合身上。小梅把左手插在腰际,并点燃打火机。这个动作好像是一种信号一样,小樱又开口说话了。“他姓须藤,以前曾经是一位职业网球选手。你有听过吗?两、三年前,他也有拍宣传用的海报。”“啊…我知道那张海报。对了,就是这种姿势,两手握球拍打来自左边的球,那叫什么呢?”阿一做出动作后,百合一边慵懒地梳长发一边说:“你是指双手握拍法吗?”“对,就是那个!他拍的是乌龙茶的广告吧?”“他拍的是咖啡广告。”这次是小梅一边吞云吐雾一边吐槽。“啊、不好意思。哈哈哈、因为我个人比较喜欢喝乌龙茶。”阿一说道。三个女人一笑也不笑地凝视阿一。气氛搞得越来越僵。百合仍然以慵懒的模样俯视从盘腿而坐改成跪坐的阿一并开口说话。“总之,我们三个人同时喜欢上那位网球教练。因此,我们之间的友谊产生裂痕,你应该可以了解吧?我们互相牵制……我们四个人来到这栋别墅时就是那种情形。原本我们三个女人感情那么好,却变得那么不自然……结果,须藤不知道被谁杀死。”“是啊,不知道我们三人之中的谁杀的。”小梅插了一句话。“你们三人之中的某一位杀的,这一点不会错吗?”阿一发问后,小樱答话。“从当时状况来看,应该是不会错。不过,没有人要认罪。因此,我们选择在他的忌日这天,再度来到这栋别墅,想要用降灵术召唤他的灵魂出来问话。我们三个人从读国小时,就非常迷钱仙之类的东西,我们已经召唤过很多人、动物的灵魂。在高中时,我们在教室里召唤我养过的鹦鹉,后来真的有听见鸟的叫声。”阿一想要问那是否是窗户外面的麻雀,不过,他还是忍了下来并适度搭腔。“原来如此,我了解了。你们真是厉害啊!”小樱抿着嘴笑,“是吗?啊、你听见声音了吗?须藤的灵魂来了。”做出竖起耳朵的动作。阿一笑得很僵硬并说道:“哈、哈哈哈…怎么可能发出声音嘛…”就在此时,啪喳一声。好像是树木被劈开的声音。阿一吓得缩成一团,三个女人却眼睛为之一亮。“他来了,就在这附近。”百合开口说道。“——刚才的声音叫做拉普现象,那是灵魂出现的证据。他…须藤离我们很近了。”小梅的眼睛也为之一亮,“太好了,似乎蛮顺利的嘛!我的书上有写,若要对因为事故、事件而丧命的亡者进行招魂,最好是在同一天、同一个时辰、同样的天候下进行,那样子比较容易成功。快点,趁雨停之前,赶快开始吧!”阿一心里想,这开什么玩笑嘛!到目前为止,阿一被卷入很多起匪夷所思的杀人事件里,每一起他都有办法作出合理的解释,但是,当他面对这种无法解释时,他比任何人还要怕。总之,阿一不想继续再耗下去了。阿一站起来说:“等、等一下!在进行招魂之前,你们可不可以把案发当时的情说给我听?”“说给你听?”小樱侧着头问。小梅很不悦地说:“你在说什么傻话,告诉你这种小毛头又能怎样?如果事情那么简单,那早就…”“哎呀——不要这样说嘛!”阿一反驳。“——我爷爷是日本派名第一的名侦探,你们知道金田一耕助这个人吗?”“咦?就是那位鼎鼎有名的…天啊——不会吧!”小樱露出惊喜的眼神,看来她也是金田一耕助的迷。“我不是盖的哦,我也帮忙警方侦破很多起谜案…”“那很有趣嘛!”百合打断阿一的话。“就把情形告诉这个侦探侦探小弟吧,雨好像还会再下一阵子的。”“那怎么可以!不可以把那件事告诉陌生人。”小梅反对。百合嗤之以鼻。“哦,小梅。你怕真相被拆穿吗?人果然是你杀的吧?”“开玩笑!你才是!那一天你提议留下须藤一个人,由我们三个人分头去买晚餐的材料,所以应该是你干的吧?百合!”“你们两个都别说了。”小樱红着眼眶,“——我们果然不应该来这里。不论百合和小梅谁是凶手,我都觉得无所谓。我以为来这里,我们三个人的感情就会恢复和以前一样…”“小樱,你不要装成一副和事佬的模样,你这种暧昧的态度才更让人觉得可疑。”小梅的眼神更严厉了。百合也加入这场唇枪舌战。“是啊,虽然你说不论我和小梅谁是凶手,你都觉的无所谓。可是,当初租这栋别墅的人是你啊!你一开始就打算要杀害须藤吧?”“你、你太过分了!”小樱用手指拭去眼角的泪水。“——去买菜的事也是啊,我按照分配的买了莴苣、西洋香菜、菠菜回来。而百合却说什么炖咖哩用的肉卖光了,根本没买肉回来。小梅也是,原本应该向附近的农家买马铃薯、青葱,结果你却买红萝卜和青椒回来。那是为什么?难道和须藤被杀的事有什么关连吗?”“你们三位别吵了,这样子吵不出一个结果啊。把情形告诉我吧!为了不负我爷爷的名声,我一定会指出凶手是谁!”“哼…好吧!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告诉你吧。”小梅开始道出当时的情形。4.那是去年八月十五日所发生的事。小梅、小樱、百合三个人和她们的网球教练须藤来到这栋别墅。表面上,她们是为了接受特别的网球训练,其实真正的目的是要打一场“爱情战争”。抵达别墅的那天傍晚,她们三个女人分头去买晚餐的材料,命案就在这段时间发生。由于突然下西北雨让她们在路上耽搁,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她们买了塑胶伞回来,结果就发现须藤胸口插了一把菜刀,死在厨房里。“最先发现尸体的人是我。”小梅说完以后,稍微颤抖了一下,随后向阿一招手,并带领他往厨房移动。她把烟蒂丢进水槽里,回头对阿一说:“尸体刚好就在你现在站的那个位置。”“咦?”阿一赶紧退后一步。小梅面不改色地继续说:“地板上都是血,他刚好仰卧在正中央。眼睛瞪得很大,眼珠子浑浊,一看就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了。不过,最奇怪的是他的姿势。”“姿势?”阿一反问。小梅回答,“他右手拿鸡蛋,左手拿这饭瓢倒在地上。”“饭瓢?是盛饭的饭瓢吗?”“是啊,就是饭瓢。”“鸡蛋和饭瓢…”阿一感到有些意外。阿一脑海里浮现的命案现场有一点滑稽。但是,三个女人的神情很严肃。百合浓妆艳抹,看起来面无表情,不过,她的两道细眉往中间挤,显得很沉痛。小樱从刚才起,就一直眼泪擦个不停。“尸体是以什么样姿势拿着鸡蛋和饭瓢倒在地上呢?”阿一发问。“很难用言语形容…”小梅看了一下四周,百合察觉后就拿出纸笔来。百合开始画圆,阿一把视线停留在她压纸的那只手上。她左手的无名指戴着一只闪闪发亮的戒指。其它两个女人的手指上也有相同的戒指。看样子,须藤这个男人赠送同样的戒指给这三个女人。(真是的…这种男人被杀活该。)阿一心里这样想之际百合把画好的画递过来。“就是这种姿势。”“是的,没错。拿鸡蛋的右手是抬高的。”小梅开口说。小樱也点头附和。画在纸上面的尸体,右手举着鸡蛋,眼睛好像注视鸡蛋一样。另外,拿饭瓢的左手刚好在后脑勺。左腕手肘弯曲,饭瓢的圆形部位朝上方。“右手拿鸡蛋,左手拿饭瓢…小梅小姐…”“什么事?”“尸体的手紧握住鸡蛋和饭瓢吗?”“?是啊,鸡蛋差一点没被捏碎。”“原来如此…”“你知道什么了吗?”小梅发问。阿一露出雪白的牙齿,“是啊,我知道了。”阿一环视小梅、小樱、百合三人之后,便说:“——一切谜底都解开了。”5.“尸体手上拿鸡蛋和饭瓢是一种死者留言。”阿一说道。“死者留言?”小梅反问。“是的,就是‘濒死前的遗言’。从尸体双手紧握鸡蛋和饭瓢的举动看来,并不是凶手在须藤死后,才让他握的。他生前以自己的意志握住那两样东西。他为什么会那样子做?可能是他要以右手拿鸡蛋,左手拿饭瓢的姿势表示凶手是谁,唯有这样才有合理的解释。”“什么意思?用鸡蛋和饭瓢暗示凶手…啊——难道凶手喜欢烹饪吗?”百合把视线移向小樱。小樱摇头:“不是我杀的,如果要那样说的话,那应该是小梅,因为她只会煎荷包蛋和煮饭而已…”“开什么玩笑,我也会煮咖哩、煮拉面呀!凶手应该就是带蛋来的人吧?就是你吧?百合!”“你说什么?小梅,你才是…”“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这一则死者留言并不是你们说的那么暧昧。而是以被害者的身份凸显问题所在。”“须藤的身份?”小梅反问说。阿一点头说:“是的,他曾经是知名的网球好手,被杀当时,他是你们的网球教练,只有他才想得出这种留言。你们想一想,鸡蛋和瓢很象什么?圆圆的东西和有握把象汤匙一样的东西…”“网球和网球拍!”小梅大喊。“答对了。鸡蛋代表网球,饭瓢就代表网球拍。”“原来如此,似乎蛮有道理的。”百合附和。“——可是,慢着!我们每个人都有网球用具,这样子能指出凶手是谁吗?”“当然可以,问题在于问题在于死者是用哪一只手握鸡蛋,哪一只手握饭瓢。根据百合所画的这张图,他是右手拿鸡蛋,左手握饭瓢。另外,他倒在地上的姿势…”阿一注视百合所画的图。死者的视线集中在拿鸡蛋的右手。左手握着饭瓢并放在后脑勺部位…。“啊!这是发球的姿势!”百合喊叫。“没错,右手拿球,左手拿球拍,这是左撇子的打法。不过,我以前看过须藤拍的那张咖啡广告海报,他本人应该不是左撇子才对。从这一点看来,须藤的死者留言是想要表达凶手是左撇子的人。”“左撇子…”两个女人同时把目光投向剩下的那个女人。阿一继续说:“用右手点燃打火机的小梅是右撇子。”阿一脑海里浮现那幅景象:小梅把左手插在腰际,用右手点燃打火机…。“——刚才百合是用右手画图的吧?”百合用左手压住纸,以右手拿笔…。另外,剩下一个人。“她”用左手一边梳背后的米粉头一边看右手上的手表。阿一把视线停驻在“她”的身上。“杀害须藤的凶手是把手表戴在右手上的人,那就是你——小樱!”“小樱?”小梅发出声音。“天啊…”百合用手捂住嘴巴。小樱泪水盈眶呆立在原地。阿一继续说:“凶手拿刀从正面刺须藤的胸口,因此须藤清楚地看见凶手的脸,凶手一定是杀了人之后就逃走,但是,被害者并没有立刻丧命。于是他拼命地思索要用什么办法表达凶手的身份。但是,须藤没有时间,在意识渐渐模糊中,他一定想起凶手的特征。对一个网球教练来说,让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学员打球时的姿势。”须藤临死前想起小樱是左撇子,她习惯采用右手拿球,左手拿球拍的姿势发球,于是,就近利用鸡蛋和饭瓢来暗示。“小樱,我的‘想象’如何呢……?”“我想你一定是猜对了。”小樱突然冒出一句。“——现在已经不需要进行招魂了。”“小樱!你为什么要杀死须藤?你不是很喜欢他的吗?”小梅追问之下,小樱缓缓地摇头:“我并没有喜欢他,我只是因为小梅和百合喜欢他,为了要迎合你们,所以才那样说。”“你说什么……?”百合问道。小樱再次擦拭眼泪:“坦白说,我根本就不在乎那个男人。我只是喜欢和小梅、百合一起争风吃醋的那种感觉而已。然而,最重要的是我们三个人的情谊,却被那种男人搞得分崩离析,我无法原谅他这一点,所以就杀了他。”百合和小梅哑口无言地望着小樱。小樱继续开口说话:“那一天,在采买的路上我遇见菜农,他们把菜分给我,所以我比你们两个人早回到别墅。然后,那个男人靠近我对我说,‘终于只剩下你我两个人了’、‘我不希望见到你们三个人为了我勾心斗角,所以我送你们每个人一只戒指,其实我最想送的人是你’。他说的话真恶心,他自以为很有女人缘就可以一网打尽。因为他的关系,从小情同姊妹般的感情被他破坏,想到这里,我心中燃起一把无名火,当我回过神时,他的胸口已经插着一把菜刀…”“小樱…你怎么会这样…”小梅把手搭在小樱颤抖的肩膀上并说:“我也和你一样。”“咦?”小樱和百合同时发出声音。“我也并不是真的喜欢那个男人。虽然也不是讨厌他,不过,我不象你和百合那样子竞争激烈。最初,我也是和你一样的想法,为了迎合你们而加入爱情争夺战,谁知道后来就下不了台……”“小梅也是吗?”这次是百合说话。“——我也是。起初只是附和你们,随口说说而已,后来演变成和小梅吵架,事后我真的很后悔。”“小樱……”“小樱……”小梅和百合也往地上蹲。三个女人互相膝靠膝并开始啜泣。阿一叹了一口气,并轻声喃喃自语:“怎么会这样…”自命风流的网球教练就这样结束了一生…阿一在心里面一边这样想一边悄悄地踏出房间,就在此时——“你姓金田一吧?”小樱叫住阿一。“啊…是啊。”小樱泪流满面对阿一说:“感谢你…多亏你的帮忙。虽然我无法回报你,不过,请让我向你道谢。”阿一摸摸头说:“啊,不必了!你有这份心意就够了。”阿一拾起装饮料罐的塑料袋。“——小樱,你一定要去自首才可以哦。”小樱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面带微笑。和刚才比较起来,她的脸色不知为何变得很苍白。终章阿一漫步在晴朗的乡间道路。刚才下了一场西北雨,地上却出奇的干燥。迎面吹来的风也让人感觉不到湿气,从晴空照射下来的日光让人感受到夏天的强大威力。大约十五分钟前的那场雨,简直就象一场梦一样。“我真搞不懂女人之间的友情,真是莫名其妙!”阿一边走边思考是否要将刚才发生的那件奇妙的事告诉警方,如果要说,那又要从何说起呢?想着想着就听见熟悉的声音。“阿一!”“喂,金田一!”抬头一看,原来是美雪和剑持从反方向跑过来。他们两人都穿着轻便和服。对了,今天是盂兰盆节。待会儿在附近的小学校园里,将举行盂兰盆舞大会。大家约定好今晚要去狂欢。“美雪,大叔,你们在这里做什么?”阿一也踩着木屐跑过来。美雪一边喘气一边说:“还不是为了找你。你去买饮料,结果去了那么久还不回来,我们担心你,所以出来找你啊!”“啊——抱歉,抱歉!早知道我就打电话。我刚才去那边别墅躲雨。刚才下了一场好大的雨。”“下雨?刚才根本没有下雨啊!”“咦?哦,那是不是只有这一小块地方下雨而已…”“可是,地上是干的呀!”“这,这…可是,刚才的确有下雨啊,一定是地上干了。”“真奇怪,天上没有几朵云,不象是下过雨的天气啊…而且,你也没有淋湿嘛!”经美雪这么一说,阿一摸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衣服的确没有淋湿,甚至一点湿气都没有。刚才明明下过雨。仔细想一想,即使是盛夏,地上也不可能干得那么快。阿一感觉自己整个人好像泡在冰水里一般。“可,可是…我说的是真的啊,刚才的确有下雨,所以我才跑去那边那栋别墅躲雨,顺便借厕所…”“别墅?”剑持警部反问。“——喂,难道你是指山崖下那栋小木屋吗?”“是啊——就是那栋。你去问屋子里面的人,她们可以证明…”“慢着…金田一,那间屋子里应该没有人才对啊!”“咦?”“去年夏天,刚好是现在这个时期,下了一场大雨。由于地层松动,造成土石流淹没那栋别墅。来游玩的四名男女不幸惨遭活埋,根据警方调查,其中一名男性牺牲者在遭到活埋之前,就已经被人用刀刺死了。当时,我休假返乡,结果县警局仍然找我来现场帮忙。从现场状况研判,凶手可能是和他在一起的那三名女人中的一个,但是,那三个女人也都死了,因此真相就不了了之。所以说,那栋别墅现在应该是一栋被压垮的废弃屋才对…?金田一,你怎么了?怎么脸色铁青…喂…”阿一听剑持说到一半就已经傻眼了,心里想…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脑袋里一直想,却找不出答案。忽然,阿一看脚下穿的木屐。然后,他才发现。刚才明明已经断裂的木屐带,已经完好如初了。小樱的最后一句话,就象教堂的钟声一样在阿一混乱的脑海里响起:——虽然我无法回报你,不过,请让我向你道谢——这也许是今年夏天特别热,所以才梦见这场白天的恶梦。

  《文艺生活(精选小小说)》2005年第10期  通俗文学-讽刺小说

永利集团官方网站入口,  “嘀嘀嘀……”祝秘书将新上任的县委蒯书记接到了办公室。“蒯书记”,祝秘书笑容可掬地送上一杯热茶,谦和地说:“蒯书记,你放心,今后你指向哪里我打向哪里,绝对和您保持一致!”

  数日后,祝秘书发现蒯书记和以往的朱书记、张书记、王书记没啥两样,要说“两样”,蒯书记是个“左撇子”。

  那是上礼拜六的晚上。蒯书记开完常委会,夜色朦胧,“小祝,我肚子有点饿,弄点吃的。”不一会,小祝将一瓶热牛奶和一盘虎皮鸡蛋端上桌。蒯书记用左手刚刚挟了一个虎皮鸡蛋,才说往嘴里送,被小祝的右手碰掉了,蒯书记脸一沉,“日娘,今晚有鬼了!”这时,祝秘书很不好意思立起身,急忙给蒯书记擦拭,不由惊诧道:“蒯书记,你是左手……”

  没几天,蒯书记将祝秘书叫到办公室,吩咐道:“祝秘书,备些纸墨。”蒯书记接着忙将一张红纸铺开,那是湖滨小学托人请蒯书记题写校名,“笔锋尖一些,墨要浓一些。”不多时,祝秘书将纸墨准备完毕,一样一样地端至蒯书记桌前,蒯书记将笔容酣,展纸挥毫。“啪”,又遭到祝秘书右手碰撞,结果墨汁洒落一地,四溅开来,蒯书记左手染墨,浓浓的墨汗溅到脸上,蒯书记扮了个“大黑脸”!“对不起,对不起!”祝秘书连连道歉,脸涨得通红,一时不知所措。此后,小祝内疚了好长时间。“和书记保持一致”,早已表过态的。这下可好,蒯书记上任月余,就发生了两次自己右手和书记左手碰撞的事件,往后,上边来人,下去考察,陪书记的日子长着哩,“左手”和“右手”老是碰撞那咋行?

  经过一夜深思熟虑,小祝决定,从今往后,写字、打电话、吃饭、挟菜……一律改用左手,练习“左撇子”。

  小祝的这一举动,引起了儿女的不满。他们说:“爸爸,你以往都是右手,为何改用左手吃饭、做事?别扭死了!还是改用右手,要和全家保持一致呀!”

  晚上,小祝的苦衷只有向妻了诉说,妻了十分同情,不仅不埋怨小祝,还动员儿子、女儿一起练习左手。功夫不负有心上,数日后,全家都练成了“左撇子”。

  不久,县委蒯书记将祝秘书提升为县交通局长。祝秘书上任第一天,下了一号文:文件明确规定,从即日起,车辆一律靠左行……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