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真实,第一季与第二季的比较

非常美国的案子邪教崇拜河岸两边破败房子大面积沼泽~罪恶温床的景象~一个案子引出当地的世情百态邪恶和善良都有归宿~预期结尾大反转即便没有还是赞~为演员为rust的絮叨为人性~英雄也可偷情真诚也可虚伪碌碌也可孤勇人性潜力太大~美剧的强大在于人人都是那么有趣fucking对骂都可以温情,摄影场景赞到爆,想想国产的高白打光的缩影电视剧和没有半点美感和布景科学的场景,rust这个角色就像能立起来的神经质侦探,国内现在的角色立在单薄的小说上,最缺少的是气质。

一部好的剧集,不仅仅要在画面上成功(这一点第二季做得很好,我认为甚至超过了第一季),故事更重要。第一季的成功,故事本身的细致,再加上两位主演细致入微的表演,共同撑起了整部经典(《真探·第一季》是一部故事“分辨率”非常高的剧集,如果主演的表演大而化之,则经不起推敲,整个剧集将失之沉闷)。第二季画面优秀,但是在其他方面,则与第一季差距明显。
在第一季中,编剧并没有对关键人物rust的个人生活进行大篇幅的描写,换句话说,rust的生活就是这个案子,这个案子是他生活的唯一意义(这可以在其生活环境的极度简单,生活状态的糟糕当中看出,因为在rust的哲学中,生活是不断反复的nonsense,是一个circle)。而Marty则是一个有着七情六欲,凡事不那么认真的好人、普通人,这样的人不缺乏正义感、但是缺乏认真(如果没有rust,Marty不会继续追查,不是因为他不够称职、缺乏正义感,而是因为这是一个粗线条的人,天性使然)。这个案子对于rust来说,是无意义人生当中真正的值得做的事情,是唯一(因此,像rust这样的人不是一般人);对于Marty来说,则是在面对之后,不能不管的事情,是被迫走出普通生活的原因,是正义感与勇气的体现。没有rust,Marty就是一个普通人;没有Marty,rust将在自己所认为的“毫无意义的人生”当中沉沦,并因为自己的特立独行而失去生活的动力。两种不同的人的性格,被一件案子所联系起来,升华了Marty(从普通当中发现了真性情、真勇气),成全了rust(没有这样的机会,rust就是一个废人)。第一季的案子实际上很简单,用我们的话说,就是政府官员勾结买卖儿童(且不谈其中的克鲁苏成分)。第一季的精彩,在于用一个案件,实现了两个人内心的碰撞,两个人互相补全,成全了对方(在最后一集,rust开玩笑说“are
we
engaged?”实际上说的就是这种一个都不能少的感情)。第一季写的不是案子,写的是人,以案件带人(第一季中,案件在第五集就已经有个交代了,可以说,前五集任何一个优秀的侦探都能做到,而后几集中rust的锲而不舍,Marty的挺身而出,才能称得上是“真探”,即“真正的侦探”)。
在第二季当中,从目前的6集看来,我认为与第一季最大的不同,就在于人物背景与案件开始脱离。在第一季当中,rust所起的作用,就是全身心投入案件(如上文所说,rust将这个案件当做了自己人生的全部),因此,他从哪来、到哪去、小时候碰见过啥怪蜀黍什么的,都不重要,因而在第一季当中rust这个人物简洁得当、干脆利落、刚健有力(而对Marty的描写,则如上文所说,是对Marty普通人“铁肩担道义”的变化,描写的是Marty升华的过程)。而目前看来,第二季还剩两集,秋姐的“个人问题”,ray的孩子问题,如何与案件进行联系?一旦在最后两集无法实现人物生活与案件的对接,则会造成整部剧的断裂(从目前的描写,三个人物都是没有什么闪光点,甚至有很大问题,如果对于他们背景的铺陈与案件不能对接,则整个剧不过是在说三个人的失败人生,意义不大)。到目前为止,造型够了、感觉够了,人物介绍也够了,就等着画龙点睛了……

永利平台网址,对于Marty的描写,在于突出其普通人的个性,描写他遇到rust之后不断展露的真性情,枪击勒杜是第一次展露,看录像带是第二次展露,(前文说了,Marty是一个粗线条的普通人,是和rust一起查案让他发生了转变)。我所说的,不是对个人故事描写不好,而是要与案件有衔接。第一季的案子,是Marty实现转变的关键,没有这个案子,Marty就是个大而化之的普通人(而rust就是个认为人生是个circle的沉沦者)。

第一季的剧情,以案件为索引,实际落在写人,写Marty与rust在坚持查案之中的互相成全,两个人实际上合二为一了。

rust与Marty两个人,实际上都在变化,而不是rust一直没有变。在全剧的最后,rust回忆自己被黑暗吞噬的感受,一开始,rust和平时的态度一样,认为人生没有什么意义,所以说“darkness,yeah
yeah”,以一种戏谑的态度拥抱黑暗。这可以说是他女儿死后、一直以来的生活态度,但是后面说到,他感受到了love。在这一刻,他不再是那个冷酷的天才,生命也不再是无意义的circle,他开始面对自己内心对于爱的需要,他开始放开自己,成为一个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而不是全剧一直表现的那么冷酷(我认为,rust一直在心底渴望着普通人的生活,但是自己的理智不允许这么做。因此,当Marty的老婆主动的时候,rust并没有像平时那样果断与冷静,而是就范了。可以看出,rust从内心里并不是个冷酷的人,而是一个受过伤害对生活的失望者,哲学是他的外壳,里面有着和正常人一样的内心,当案件结束时,rust重拾生命的意义,也从那个无意义的circle当中拯救了自己)。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