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丽家族,背后的真正的

好久以前写的,今天想起来,贴在这里:

由木村拓哉主演的《华丽家族》,在1月14日首播以27、7%的高收视开播,一直到3月18日最终回30.4%收宫,几乎一直占据着1-3月的最佳收视,最高收视甚至达到44%,不愧为冬季档首选日剧!

刚刚目送一个国家一个时代钢铁的背影轰然倒塌(指王兵作品《铁西区》),这么巧,就迎来另一个国家另一个时代钢铁工业起步时吹响的铮铮号角,新旧体制剧烈交战,由此左右人的命运。

日本的国民偶像木村拓哉久违荧屏四年之后卷土重来,依然雄风不减,再次称霸日本电视。作为普通电视剧来说,如果收视达到那么高,显然是毫无疑问的杰作了,但这部电视剧是根据照山崎丰子的原著小说改编的,无疑就不能那样低标准了。

不看日剧久矣,之所以下载《华丽家族》这部去冬日本TBS的主打新剧,不是因为看洁尘博客的蛊惑,而是因为童年记忆的诱发。八十年代初,我们国家曾引进过一部同名电影,那时候我还是个小孩子,被父母带进电影院熬了三个多小时,其间打瞌睡无数次,每次睁眼银幕上还是那些人,没完没了地说话,于是,又把眼睛闭上……即便这样,我还是没能“错过”(估计当时我父母相当希望我能错过!)在那个年代掀起轩然大波的镜头:三人同床。关西大财阀万俵大介家这种“二妻同伺一夫”的婚姻构架,极大挑战了当时国人的道德容忍度,这笔帐,自然又算在了“资本血淋淋的原始积累和资本主义寡廉鲜耻的金钱关系”上。

  

日本社会派小说家山崎丰子的作品一向倍受影视剧改编的亲睐,《白色巨塔》的成功大概鼓舞了TBS再接再厉,强大阵容卷土重来,尤其偶像天王木村拓哉的转型倍受瞩目,让观众无法不对这部新剧拭目以待。十一集的篇幅,比起动辄七八十集的韩剧来说,相当简约凝炼,可我觉得还是太长,明显的证据是镜头的拖沓俯拾皆是:两个人对望,望到观众心里发毛,才收回目光;法庭辩论,镜头轮番在旁听席上扫视,一人一个特写,之后转回证人席,再来一个特写定格,有条不紊、反反复复。木村本人也一点没辜负如此大量的特写堆砌,他在剧中奉献出无数种眼神:坚毅的、倔强的、温柔的、喜悦的、迷惘的、重新燃起希望的、绝望的、彻悟的……
以至于我想给热衷国际合作的中国导演提个建议:以后若有什么民族英雄、革命先烈之类的角色,不妨考虑“花样年华”不再的木村拓哉,他一定能够胜任愉快,创造出比张国荣更神似的“红色经典”。虽然考虑到中日两国的“特殊关系”,这项建议的可操作性为零,可我之所以不辞辛劳做无用功自有我的道理:《华丽家族》电视剧版,其实是一部日本的“主旋律”,从中,我看到了“华丽家族”背后真正的华丽。

电视剧将父子矛盾提前激化

整个剧情简单概括,就是话剧《雷雨》和老电影《创业》的混合体。

虽然退一万步来说,拿原著小说与电视剧做对比都是没有道理的,因为毕竟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形式的表现手段,但既然已经有了《白色巨塔》那样超成功改编原著小说的典范,大家也就难免不生出相同的期待来。老实说,要不是看到那个极端弱智情节(阪神钢铁的员工掉入海中,铁平非常雷锋的跳下去救人)的发生,我大概还不会去追看原著小说,差点以为山崎丰子在原著中就这样写的,随着电视剧这样连续三个月看下来,我也总算非常艰难(平心而论,这部小说写得实在太专业与沉重了,绝对不是流行性读物,也没有《白色巨塔》那样线索清晰)地同时把厚厚两大本,长达85万字的原著读完,才惊觉电视剧改编得实在太多。

1974
年的电影版更忠实于山崎丰子的小说原著,通过万俵大介在六十年代末日本银行界并购重组风潮中如何自保的同时还野心膨胀欲以小吃大博出位,为此不惜牺牲子女幸福甚至性命的故事,揭露了人性的复杂、贪欲、和自私。(这里说句题外话:网上查询得知:这一版万俵大介的扮演者,竟然就是小津电影里的谦谦君子慈爱父亲佐分利信,由此引发我重温此版的巨大兴趣。)

电视剧《华丽家族》开篇就将大介与铁平的矛盾推出,迅速激化,果然非常吸引人,但也客观上造成一个问题,让观众过早开始关注家族中的复杂关系,而对故事中涉及的钢铁企业、银行金融背景缺乏足够的耐心去了解。当然原著中非常艰涩的钢铁创业过程、复杂的金融背景以及纵横交错的财经界政治界用电视剧的形式来表现,大概也是极为困难的吧,除非是完全不顾观众需求,一味追求所谓的名著效应,这在完全商业化的日本电视台,当然是不可能的,即使电视台愿意,木村拓哉大概也不会同意。所以从整个剧情来看,编剧桥本裕志可谓大刀阔斧,披荆斩棘,将原著纷繁芜杂的剧情梳理地异常清晰与干脆,只保留了最必要的企业背景与金融情状,以及概述了一下当时日本金融界、财经界、政界等勾结的情况,有效地避免了观众不对这样复杂专业的背景产生腻烦,也删除合并了一些不重要的角色,防止过多的人物干扰观众的收看,从大的方面来说,编剧这样的处理绝对是很聪明地做法,也是保证收视高开高走的好办法,毕竟虽然同是山崎丰子的小说,与《白色巨塔》的斗争仅限于医科大学内部不同,《华丽家族》不仅要讲述钢铁企业、银行业的复杂关系,更要发散型地阐述出生产企业与金融业的互相支持互相利用,以此为背景衍生出的企业与金融的黑洞,更刺激政界干涉等种种复杂形态,结合当时波澜壮阔,暗涌四伏的七十年代整个日本生产力上扬的历史背景,显然用电视剧这样的艺术形式来表现会非常吃力。

2006年的电视剧版,则从万俵大介长子万俵铁平的角度,讲述六十年代末日本社会同时面临的金融动荡和工业起飞之间的矛盾、整合、斗争,及寻找复兴强国之路所必须付出的代价。

  

很显然,前者的基调是灰色的,并逐渐演陷入彻底的黑暗,无情吞噬每一个人;后者的基调却是向上的、激昂的、励志的,“一个铁平倒下去,千万个铁平站起来”,预示着日本经济遭受战争毁灭性打击,经过二十年的休养生息,韬光养晦,机器重新运转起来,即将迎来腾飞的黄金时代。

铁平形象绝对完美化

对于文学作品搬上银幕,我的态度一向宽宏,旧瓶装新酒的实质决定了、酒的滋味不可能一模一样。改编者势必要借助影视这种不同于文字的表达方式说出自己的见解、主张。那么,我们看改编作品的重点,是否应该打破“旧瓶”的局限,且看这“新酒”的滋味,酿得如何?

但编剧这样处理的第一个弊端就是造成铁平这个人物的虚幻化完美。铁平这个人物的高大完全是建立在对钢铁企业的无比热爱与执著上的,原著中,首先反复强调铁平是技术派出身,对于如何锻造优质钢铁有着绝对的发言权。但对于这个电视剧只是匆匆带过,不仅没有必要的放大与补充,还略去了原著中一些表现铁平如何在技术上与工人争论,最后说服工人的细节,这样,在电视剧中完全看不出木村在技术上有什么过人之处,进一步来说,阪神钢铁的员工们是凭什么对这个总经理那么拥戴的,在电视剧中完全找不到理由。原著同时又指出铁平对经营方面不仅不懂,更有些轻视的态度,这也是他最后受制于大介的根本。

从这个角度出发,06年新版《华丽家族》的新角度,就值得好好思量了:为什么日本在新的时代,会给一个逝去时代的故事,赋予新的涵义?这涵义果真很“新”么?还是日本人一直秉承的信念,再次强调?对我们——说起日本就表情复杂的中国人——有什么启示?

但电视剧也没有充分展开这点,还删除了原著中一个重要情节:在美国要货方忽然要求暂缓供货,使得阪神钢铁陷入困境时,铁平尽管不擅长经营,还是毅然只身前往美国斡旋此次危机事件。同时压缩这两方面的因素使得木村饰演的这个铁平,怎么看都在事业上的表现始终蜻蜓点水,过于浮面,这也是为什么有人看了以后说,木村演的铁平看上去缺乏一个钢铁企业家的实干气质。

中日关系一言难尽,恩怨难断,这是历史留给我们的伤痛和尴尬。但我很反感那些“逢日必反”,说起有关日本的话题,甩两句狠话走人的“愤青”们。“精神胜利法”无助于解决实际问题,直面历史的唯一方式,就是正视它,包括那个让我们看着不爽、叫日本的国家。它的长处我们应该肯定、借鉴;它的野心我们应该警惕、防范;它的每一点动向我们都应该关注、分析,由现象看本质。日本便是这样做的,观察它旁边、叫做“中国”的这个庞然大物,事无巨细,一刻也不松懈。

而虽然原著中也没有很明显的表现铁平的负面影响,但对于在艺妓馆狎妓之类的细枝末节也没有太过隐讳,电视剧大概是因为照顾木村拓哉的形象,完全将这些负面因素省略,结果就出来一个毫无缺点的完美形象,太没有说服力了。

看《华丽家族》,给了我这样一次观察的机会。不,不能说我有意观察,而是我在被剧情牵引,激动的同时,头脑里始终有另一根弦在敲打着:为什么?

编剧对于制造戏剧冲突显然得心应手,从第一集开始就牢牢抓住观众的心理,而且逐集推进,越到后面越是欲罢不能,绝对称得上是编剧高手,问题是开播前就高呼这个版本将把原著以万俵大介为重心的故事改成以他的儿子万俵铁平为中心开展故事。但直到最后一集之前,非但没有感觉到铁平是第一主角,反而强化了大介的掌控重心位置。

年初,我曾在博客里介绍过一本书《刷盘子还是读书》,今天又要旧话重提。作者愚蠢小猪在书中论及的观点,被《华丽家族》中继承了万俵财团旗下阪神特种钢公司的万俵铁平反复强调:钢铁为立国之本,炼出好钢来,就能造出各种好的产品!

  

对普通消费者来说,每天接触无数的消费品,从整个工业体系的角度看,其实都是差不多的东西,就是基本原材料和零部件的组装。这也是为什么日本如此重视基干产业(也就是我们所说的重工业)的原因了:按照日本学者的分法基干产业由四大类组成,钢铁、机械、化学和电子。基干产业直接创造的GDP很少,很可能还长期赔钱,但却是经济的根。其水平反映在任何一件最终产品上,无论汽车还是钢笔,电视还是导弹。基干产业技术力的强弱而不是什么房地产、加工业、娱乐业,才是先进国家和落后国家的分水岭。从这个意义上说,如今我们国家GDP年年创新高,蒸蒸日上的“美好”态势,实际上隐藏着巨大危机,前途堪忧。

大介逼死铁平岳父

日本的经济腾飞在六十年代末,战后二十年都白过了吗?不,他们每分每秒都没浪费,就在这二十年里,被战争摧毁的工业体系重新建立,幸存下来有技术的产业工人通过日本式的“上山下乡”运动,其技术能力得到保存,与此同时,义务教育推行下新一代的人才大批涌现,直到这时,方方面面才做好了准备,经济发展的“加速器”可以按下“开始”键了。《华丽家族》铁平这条主线,就生动地反映了那个时代日本工业界自上而下的朝气蓬勃、及放眼世界的远大理想。

电视剧一些小的改动就不说了,第一个比较大的改动是铁平的岳父大川之死,原著中大川并非是被大介逼死的,只是自己的癌症发作而死,这样的改动本来无可厚非,甚至可以说非常出彩,既符合原著中大介的性格逻辑,也完全符合原著的精神。而原著中大川死前也没有见到铁平最后一面(当时铁平正在因客户方面出问题而在美国极力斡旋中,这个段落恰好也被编剧删除)。问题是客观上,这样一增一删,进一步强调了大介的阴深与狠毒,弱化了铁平在整个故事中的分量。所以,这个改动可谓在两个角色的对垒时无形中弱化了铁平。再加上其他对铁平戏份的削减,不知道剧组凭什么说把大介的重心交还给铁平了呢?

日本沿着这样一条既定路线发展到今天,其工业成就举世瞩目,社会财富空前累积,以东方国家的“唯一代表”,成功跻身西方七强,达成明治维新以来“脱亚入欧”
的愿望。与此同时,战后没吃过苦可谓在蜜罐里泡大的新一代成长起来,玩物丧志、精神萎糜的社会问题日趋严重,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一个旧故事新的讲述方式,便不仅是一次简单的历史回顾,我看它兼有忆苦思甜的作用。在我们国家“荒废学业”,主动捡起全世界经济“刷盘子”任务的同时,世界经济向来的优等生日本,老调重弹,其精髓并未“与时俱进”,这现象难道不发人深省吗!

而且电视剧对于大介与铁平的父子关系从第一集开始就针锋相对,到大川死去的真相被铁平知道后完全激化,两者对立的矛盾远比原著中来的早,原著是到了故事发展到三分之二的时候铁平才怀疑自己的身世的,原著中此前铁平对于大介还是一直是比较尊敬,因为还是需要父亲的支持,所以一直没有和大介翻脸,仅仅是无法亲昵起来的态度。

剧中被父亲的阴谋逼到死角,不得不提请上诉,父子对簿公堂的万俵铁平,法庭上的一段慷慨陈词,在我看来,其意义不仅限于日本人:

  

“这个资源匮乏的国家的企业,要想与海外企业对抗,只有造出性能优异的产品。我想让我们亲手锻造出来的钢铁能走向世界,我们为了实现这个理想,大家齐心协力,不断努力开发新的技术,终于得到了美国企业的认可,走向世界的基石一块块堆起来了。可是,这个理想由于帝国制铁停止供应生铁,而险些破灭。大家同为钢铁企业,为什么老是这样尔虞我诈呢?为了我们尚在襁褓中的希望萌芽,也无论如何要建设自己的高炉。在那里,寄托着我们凭借自己新的技术,开创未来的心愿。如果连摧残企业远大志向都可以成为笑谈,那么这个国家还会有未来吗?”

吸收存款激烈程度被淡化

在日本影视剧高举理想旗帜的同时,我们的影视剧却充斥着帝王将相,并为唯利是图、只顾眼前利益的“奋斗”找到两句冠冕堂皇的辩护词:

不知道是不是担心新世纪的观众对上世纪的故事不感兴趣,阪神银行为了在短期内大量吸收存款所做的努力,也被淡化,虽然和原著一样保留了某个分行的角川行长(这个演员就是在《白色巨塔》中被唐泽寿明误诊的那个倒霉患者)为了达到存款目标累死的情节,但在电视剧中语焉不详,让人看得莫名其妙,怎么吸收存款还会死行长?看了原著才恍然大悟,原来那个时代的日本,每家银行在吸收每个储户所做出的努力简直是现代人所无法想象的,不但要挨家挨户去分送礼物、笼络农户,以及帮农户规划资金的使用,承诺将来给于他们种种优惠条件,甚至银行职员还要帮农户们去种田!原著将这些叙述得十分详细,才能让读者或观众了解到分行行长面临的压力,这样心脏病发作死掉才不显得突兀。电视剧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就使得行长的死毫无意义,莫名其妙。

1,不管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
2,发展就是硬道理。

  

对此,我无话可说。只能借用铁平自杀前在丹波山中写下的绝笔书结束我今天的唠叨——在我看来,这便是《华丽家族》背后真正的“华丽精神”:

改变二子的发展脉络只为神化铁平

永利平台网址,“迷失了信念时,所有的荣光都会随风消逝。”

铁平的塑造不够丰满已经成为事实,银平的选角也有些问题,原著中的银平是个用表面冷酷来掩盖自己虚弱的早熟青年,内心充满挣扎欲望但又对现实毫无反抗能力的一个人,山本耕史的娃娃脸与银平这个形象实在反差太大,表演上仅仅是强调了这个人物的虚弱,冷酷就谈不上了,倒是有些过于玩世不恭了。删除了三子这个女大学生角色可以理解,但最让人困惑的是对二子这个角色的改编,原著中二子是反抗大介、相子最突出的一个人物,不仅绝对地反抗相子安排的既定相亲局,事实上也造成了相子在总理夫人面前的失礼,而且更高调地坚决和四四彦共赴美国,挣脱了家庭的束缚,是整个家庭中最让人激动的角色了。

电视剧居然将她改编成在高炉失火时主动提出与四四彦分手,唯一的解释就是怕二子这个真正挣脱家庭束缚的形象夺了铁平的光彩,除此之外,我想不出还有什么理由来这样改编。

  

删除三云被搞,增加法庭对质戏

在铁平自杀前不管是电视剧,还是原著都也有一个小高潮的营造:原著是大同银行内部针对三云总经理开展的一场罢免运动,尤其是三云经理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参加内部会议所遭受的突然翻转,也是机锋暗藏,高潮迭起,充分显示了金融界的尔虞我诈与政界的黑暗肮脏。

电视剧中却大刀阔斧,几乎完全将这段抹去,只交代了一下结果,取代这段的是铁平与大介在法庭的对峙,被编剧用作铁平对父亲大介的最后一击,从戏剧效果来看,当然是非常强烈,然而在初审以后立刻就出现大介用帝国钢铁企业的人替代铁平,撤掉铁平对大介的起诉,不禁让人奇怪,大介怎么这次反应如此迟钝,等开庭以后才想到撤销铁平职务,明显与大介一贯精明谨慎的性格不符,而事实上,在小说中,大介最怕的就是这样父子上法庭的舆论丑闻,因为无论铁平是否成功,只要闹上法庭,就将对万俵家族的名誉产生最大的伤害,进而影响阪神银行吞并大同银行,所以大介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让这个事情闹上法庭的,像电视剧那样初审以后才中止,不仅小看了万俵大介的城府与手腕,而且实质上对舆论已经完全失效,在

这样的情势下,事实上阪神银行想吞并大同银行就比较困难了。所以原著中其实铁平根本没有上法庭质问大介这段。

  

铁平自杀得毫无逻辑

不过电视剧的最后一集倒是拍得非常不错,也真正将铁平的主人公地位凸显出来,用了将近90分钟的容量来交代铁平在整个自杀过程的前前后后心理活动以及与大介的最后对话,木村的演技在这一集中总算是充分体现出来了,最后对质大介的一场戏被木村演得既悲又愤,更有回天无力的力不从心,与生为万俵家族的无奈。但仍有一个重大的改编,与原著不一致,从严重程度来说,甚至可以说是不符合人物逻辑的。那就是,原著中直到死前,铁平始终没有机会去直接质问大介,大介就是拒绝和铁平见面,电视剧却在铁平离开家族之后又安排了和大介的最后一次交锋,大介终于承认一直针对铁平就是因为怀疑他是敬介的儿子,而铁平才因此悲愤莫名,极度痛苦的。要说自杀,应当是在这段对话之后自杀才是符合人物的心理发展的。然而,铁平却选择在这之后奔赴筑波深山,那么显然是已经宣泄了情感,接受了这个事实,才在几天后去深山的,如果一进山就自杀,那也可以理解为是想要仪式性地死在童年时和祖父经常出入的地方,但偏偏是又过了几天,直到大晦日(除夕)才自杀,就完全没有直接理由自杀了,请问铁平还有什么必要自杀呢?还好像一定要等到除夕才死一样,太过刻意了。

而根据原著小说的情节,铁平此后其实一直没有机会质问大介,因此非常郁闷,才去筑波雪山散心,直到此时他还没有要自杀的念头,到了除夕那天早上,是通过报纸得知三云总经理因为处理阪神钢铁放贷事件被罢免,感到无比震惊,打电话去证实了这个消息之后,才万念俱灰,怀着因为自己而造成好朋友遭受如此重创的愧疚心情决定自杀的。所以,虽然同样是自杀,但心态完全不一样,小说中是因为愧疚而自杀,电视中的死却好像是因为对身世的愤恨而自杀,但自杀如此滞后又让人莫名其妙。当然,因为是木村出演铁平的关系,最后一集把铁平又一次进行了人为拔高,将他塑造成一个怀有对受害企业员工谢罪,同时又有为了不让自己的存在使家族蒙羞的心情,这样一个高大形象的铁平恐怕已经完全不是原著小说中那个人物了,而是日本人心目中的国民偶像木村拓哉的完美化身,所以最高收视在这一集中飙升也是自然的吧,有日本朋友和我说,他们日本人对自杀的看法和中国不一样,对于那种为了顾及别人而自杀的人特别尊敬,不是视为懦夫而是视为英雄,显然编剧正是深刻地体会到这种心理,才如此塑造的。

  

时代感不够强烈

此外电视剧还有些小问题是,如何让发生在上世纪70年代的故事来吸引现在的观众,别的不说,光是那时的衣服发型的审美趣味就和现在相差颇远,如果真实按照当时的风潮,显然会让现代的观众无法接受,好在这是个正剧,所以基本上所有角色的造型都按最正统的路子走,男的大部分西装,女的也是中规中矩的洋服,既不过分时髦、也不显得落伍,基本上看不到时代的痕迹。同样,绝大部分的室内场景也很中庸,没有刻意地渲染家族的豪华,唯一比较扎眼的是铁平家的场景设计,这样的大开间与屋内摆设应该明显是现代人的眼光,特别是影壁的修饰方面尤其后现代,即使说那时的豪族可能受西方影响比较大,会倾向于西式设计,但也不至于会新潮到与现代的流行趋势如此一致吧。鉴于以上因素,在看这个电视剧的时候,就经常恍惚,到底是在说什么年代的事情呢?

  

音乐很出彩主题歌尤其精彩

全剧最值得赞扬的是配乐(说句题外话,似乎每部日本电视剧中的配乐都无比适合),服部隆之的配乐与整个剧情贯穿得水乳交融,对于情节的推动、情绪的渲染与矛盾的烘托,都有着汗马功劳,即使撇开电视剧本身,原声大碟也自有其独立的可听性。而主题歌和《白色巨塔》一样,又一次选用西方名曲,感觉非常到位,老鹰乐队的《DESPRADES》配上剧作的内容,无论是意境和歌词表现的内容,都让人有些唏嘘。至于为什么山崎的电视剧都喜欢用美国的曲子,应该是考虑到那个时代的日本都是以美国为目标而追赶的吧。其实这首歌日本的平井坚也翻唱过,不过他的英语发音实在是比较汗!

  

所以,总的来说,这个电视剧虽然还算不错,比《白色巨塔》还是差远了,虽然收视貌似比后者还高,为了国民偶像木村拓哉,为了万恶的收视率,即使是山崎丰子的作品,也不得不削足适履吧。不知道山崎老师自己看了这个剧后会不会满意呢?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