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摘要:
都说我们归一帮有三大帮主最有作为:第一位是我们的首任帮主归灵老爷子,他在前朝刚刚灭亡,天下大乱之际创帮,召集天下仁人志士致力于国家统一大业,扶植了原本最有前途的一个政权,历经数载,将其搞垮,为本朝开国

都说我们归一帮有三大帮主最有作为:第一位是我们的首任帮主归灵老爷子,他在前朝刚刚灭亡,天下大乱之际创帮,召集天下仁人志士致力于国家统一大业,扶植了原本最有前途的一个政权,历经数载,将其搞垮,为本朝开国扫除了最大的后患;第二位是我们的第五代帮主归义,他在本帮被各路政权重重打压之后处于生死存亡之际,毅然修正了原来四面倒的基本政策,投靠了本朝的早期政权,在多次投敌的实践中,为本朝的发展和统一大业立下了汗马功劳;第三位就是我——末代帮主归苏。我虽然在上任的十多年里一直没有什么大的作为,但是正因为此,才让本帮在国家统一之后,得到了朝廷的特别关照,没有在一开始就受到残酷的打压。三年前,我又为本帮做了一件决定命运的大事,就是积极响应朝廷的号召,成功地说服了帮中的所有兄弟,把帮派解散了,从而让本帮兄弟们避免了杀身之祸,也获得了安逸的生活。

自打帮派解散以后,我就享受了政府的八级津贴,待遇只比退休的县官差一点。据说原本朝廷的津贴只有七级,因为我,特别增加了一级。津贴虽然少点,但不必再像往常一样日理万机,也倒落得个清闲。无聊的时候,我就在现存的各帮派之间游走,帮忙联络彼此的关系,顺便赚一点联络费补贴家用,也慢慢地扩大了自己的交际圈,能随时受到几个江湖上的朋友邀请去谈谈心。

去年年底的时候,江湖上传来消息,说武林要准备召开国家统一以来的第一届讨论大会,集中讨论一下武林在未来和平年代里的发展问题,顺便筹备一下来年的比武大会。因为国家分裂一百多年以来,江湖豪杰们都是以寻求正义的名义打打杀杀惯了的,各大帮派也多是以谋求国家统一为宗旨,这忽然之间国家统一过来了,大家反而觉得不适应了,就好像奋力忙于爬山的人,即将想好一个省力气的爬法,猛一抬头,忽然发现到顶了一样。各位豪杰想展示武艺又失去了可以随心所欲的平台,各帮派的发展也因为找不到合适的继续存在的理由而充满危机感。好在大家还可以打着弘扬中华武学文化的旗号团结在以武林盟主为核心的武林中央协会周围,朝廷也不好意思打压。

果然,正月初,《江湖周报》刊登的武林盟主的邀请函把这事坐实了。邀请函是这样写的:

江湖上的各路英雄好汉:

国家统一一直是我们武林全体成员追求的一大目标,现在好了,我们的国家终于结束了分裂。我们的这一目标实现了,可是,我们弘扬中华武学文化的根本目标还得继续。国家统一了,和平了,我们武学的发展就有了更为广阔的空间。除了极少数的帮派主动妥协了,大家抵挡住了朝廷的诱惑,这一点是值得我们骄傲的。还没有出局的各帮派,大家都是好样的,因为如果你们不是精英团体就不会随便被淘汰。虽说,大多数帮派,在意识形态上不符合本朝的政治要求,但是,我们可以整改嘛。那么,为了我们武林全体未来的发展利益,我们的武林中央协会经过多次内部会议讨论决定,将在今年的三月份召开咱们国家统一以来的第一届讨论大会,集中讨论一下武林在未来和平年代里的发展问题,并且顺便筹备一下来年的比武大会。这里不得不跟大家解释一下,我们的比武大会本来是要在明年召开的,但是现在交通也不便,大家大老远来了,又要回去,明年又要赶来,这确实很累人,所以我们就顺便在讨论大会结束之后的六月份把它举办了。因此,本帮主谨代表武林中央协会全体人员,向武林各路豪杰发出邀请:请武林协会的各大成员帮派在三月之前派代表来华山参加讨论大会,六月之前由各帮主或帮主委派的代表率领相应的比武人员前来参赛。我们的邀请函也将尽快发至各大帮派,希望各位准时到会!谢谢各位!

第十八届武林盟主

XXX

某年某月某日

周报刚发行之初,江湖上还未掀起波浪,朝廷倒是眼疾手快,立马派人下来干涉了,说这邀请函个别用语有不当之处,容易对百姓的思想产生误导,责令马上停止发行并修改交朝廷审查。于是刚发行的报纸被紧急收回,一周后又重新发行了一版:

各位江湖人士:

国家统一一直是我们武林全体成员追求的一大目标,现在好了,我们的国家终于在太祖皇帝的圣明领导下结束了分裂。我们的这一目标实现了,可是,我们弘扬中华武学文化的根本目标还得继续。国家统一了,和平了,朝廷为我们武学的发展创造了更为广阔的空间,我们理应在这样来之不易的太平盛世为民族文化的发展做出更为卓越的贡献。有少部分的帮派因为对咱们国家的稳定有严重的危害,被国家清除出了武林,这一点是值得我们庆幸的,因为我们的武林没有了毒草的破坏,可以向着健康的道路迈进。现存的各帮派,大家都是好样的,因为你们是精英团体,是对这个国家有意义的。但是我们不得不正视一个问题,大多数帮派,在意识形态上是不符合国家稳定的要求的,所以,我们需要进行整改。那么,为了维护武林全体对国家的积极影响,我们的武林中央协会经过多次内部会议讨论决定,将在今年的三月份召开咱们国家统一以来的第一届讨论大会,集中讨论一下武林在未来和平年代里的发展问题,并且顺便筹备一下来年的比武大会。这里不得不跟大家解释一下,我们的比武大会本来是要在明年召开的,但是现在经过战乱,交通设施尚未完善,大家大老远来了,又要回去,明年又要赶来,这确实很没有必要,所以我们就顺便在讨论大会结束之后的六月份把它举办了。因此,本帮主谨代表武林中央协会全体人员,向各位江湖人士发出邀请:请武林协会的各大成员帮派在三月之前派代表来华山参加讨论大会,六月之前由各帮主或帮主委派的代表率领相应的比武人员前来参赛。我们的邀请函也将尽快发至各大帮派,希望各位准时到会!谢谢各位!

第十八届武林盟主

XXX

某年某月某日

新的邀请函在一定程度上违背了原意,但是好歹邀请大家来参加会议的基本信息没变,而且在这样的时代还能够得到朝廷的许可刊行就已经算是很不错了,反正来了都是谈事,前面的不过是客套的铺垫而已。

我因为那时候离华山很近,所以周报刚发行的那天就让我买到了,可以很快得到信息,而且是原版的信息——只不过刚买没过几个小时又被强行收回去了,钱也没退。而其他远一点的地方能看到报的时间就晚了一个星期。不过江湖传播小道消息的速度还是挺快的,毕竟是江湖而不是糨糊,漂流的东西没那么容易被黏住。没过四天,几乎整个武林界的人士都得知了这个消息,只是不知道被朝廷干涉后会不会取消,直到下一周的报纸到了才放心。

后来这邀请函连续四周都刊印在了《江湖周报》的头版,差点让很多人刚一拿到报纸才看一眼就误认为是过期了的直接扔还给老板。直到四周后,为了省出版面报道朝廷对江湖人士的优惠政策才将其删减为一句话,不仔细看还真容易让人误以为是则小广告:

武林盟主邀请武林协会的各大成员帮派在三月份之前派代表来华山参加讨论大会,六月之前由各帮主或帮主委派的代表率领相应的比武人员前来参赛。

不过这邀请函刊登与否已经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了,毕竟现在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了,只是这样做才可以把大会的重要性突显出来而已。

我们的归一帮已经解散了,按理说作为帮主的我也就不能算是江湖人士了,就像船都被拆了怎么能再在湖上漂着占领水域呢。但毕竟我已经在江湖上树立了一定的威望,而且现在又在联络各帮派关系的活动中有了一定影响力,立在湖中间当个指示牌还是可以的,所以我还是收到了武林协会的邀请函,但这个邀请函不是邀请我去参加大会,而是邀请我去做武林中央协会的联络员。

本来我没打算去,但是后来他们寄来了一笔不算太多的聘用金,我由此知道他们现在经济上的拮据,进而推断出他们筹备能力上的不足,因此,我觉得我有必要去一趟,为我深爱的武林尽一份力。

于是我在二月初顶着暮冬的寒风上了华山,入住了武林中央协会的办公别墅,把残余的暖气踩在脚下。

我观察了一下,一共邀请了二十几个联络员,而且基本都是我们这些已经解散了的帮派的原先领导。而我是里面级别最高的,其它的都是副帮主或者是某一部门的统领,只有我一个是帮主,而且还算是名门正派,关系网不错,所以我顺其自然的成了联络组的组长。

联络组的任务是协调各方面的关系,把中央协会和各大门派的一些要求或者意见相互传达,同时也负责和朝廷的协商,以确保两个大会顺利进行,就像秤杆上的秤砣一样,平衡左右两方的重量,但是我们是秤杆这一边的人,而秤杆这一边的力量又太弱,往往需要我们使大力气帮它。

三月份的讨论大会顺利召开,各大帮派也很给面子,都是高级别的领导来参加,而且非常热情,先赞美景色,再夸奖盟主,再感激工作人员。还有不少高手在吃喝玩乐之余,又是题诗又是作画的,为会议之余的时间活跃了不少气氛。唯一遗憾的是,他们的帮主们得留在帮中主管六月份的比赛事宜不能来,要不然我又能多和几个老朋友叙叙旧了。

三月上旬大家着重回忆了一下战乱时期武林的曲折发展历程,并总结了一些成果。比如丐帮就回忆了自己的兄弟们在战乱时是如何潜入敌人内部刺探消息的,而少林则对曾经因为饥荒而迫不得已让弟子开了杀戒的行为深表自责。

中旬则是探讨如何在新时期里既保持各帮派的基本宗旨又要顺应朝廷的要求,说白了就是如何安全地存在下去还要发展好。这一方面因为考虑到有朝廷的干涉,所以只是讨论了一下如何安全地存在下去的问题,就是大家达成了一个共识,一切听朝廷的安排就没有错。而至于还要发展好的问题,因为处理问题要循序渐进所以大家一致决定把前一个问题解决了再谈。

下旬讨论的是六月的比武大会筹备事宜。

按以往的流程安排,关于比武大会的筹备的讨论应该能够在十天左右完成。主要事项无非是清点一下参赛帮派以及成员的名单,找几个德高望重的前辈简单抽个签排个比武顺序,然后规划一下比武时间和地点,最后向各门派征收筹备资金。前面的大概能够在两天之内搞定,只有最后的筹备资金一项有点麻烦,会商讨上七八天,把各方的辩论能力发挥出来,算是武斗之前的一次文斗,但不论怎样,终究是会定下来的。

但是这一次有点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就在筹备资金的问题好不容易谈好了,也收好钱成立了筹委会准备大会闭幕的时候,我们收到了朝廷发来的警告文书:

朝廷法律规定:不许聚众打架、斗殴,否则罚款。

为此大伙都傻眼了,比武大会不打架还叫比武吗?不聚众还叫大会吗?

可是我们在这里死扣这个字眼没用,就算把它扣瞎了它也不可能给我们换个同情的目光来看待。

没办法,筹委会只好派遣我们联络组去和朝廷联系说明。于是我们专门写信火速寄到朝廷与其相关的机构进行联系。

朝廷表示很支持我们的活动,说我们能够为民族文化繁荣做出巨大的贡献,并特别寄来了几封加盖大印的表扬信。但是,在比武的事情上,他们态度依然很强硬,再三强调必须按照法律规定办事,这种打架斗殴的行为必须缴纳相应的罚款,否则就要以维护国家安全的名义派人来干涉。

我们很无奈,只好向上面反应,上面经过深思熟虑,表示同意,但是我们要保证大赛的质量,不能把原来的资金拨到这新增的一项上来,否则大会办的没水平丢江湖人的面子,所以只能向参赛的各个帮派加收罚款预备金。

这时,朝廷又发来慰问信说如果需要安保人员也可以向朝廷借用。

我们回信表示这不开玩笑吗?我们那么多武林高手还怕有人来扰乱大会秩序吗?

朝廷回应说:大会那么多人,还那么多武林高手,要是真的闹起来,谁控制得住?而且就算你们控制住了,你们怎么制裁他们?你们没有这个权利扣押拘捕人,只能求助于衙门。而现在这个年代也没有电话,即便有了电话,那荒郊野岭的,官差几时才能赶到去?等赶到去恐怕已经就真的控制不住了。

我们傻眼了,没办法,谁叫这和平年代朝廷势力强大呢,他们要没点高明的伎俩怎么可能统一得了整个国家?看来这还是江湖永远改变不了被围在山川里的命的问题。筹委会只好勉强同意拿出一部分钱租用了一个排的官差,请他们到时候在山的各个山脚入口站岗进行安检。

为了收取罚款预备金,筹委会又特别成立了罚款预备金筹集小组,让我担任组长,向各大帮派去筹集资金。

因为要做到统一规划,到时候朝廷还会派人来盯着,按打架的性质和影响程度记录相应的罚款金额。为此我们专门把国家新颁布的
《聚众打架斗殴惩处办法》找来,摘要并整理出了可能适用于本次大会的几条:

①挑唆、指使打架斗殴行为者,每人每次罚款500块;

②参与打架斗殴行为者,每人每次罚款1000块;

③打架斗殴使用管制刀具,每人每次加罚500块;

④三人及以上打群架者,每人每次加罚1000块;

⑤参与打架斗殴连续三次者,每超出一次罚款增加上一次的20%;

永利集团官方网站入口,⑥打架斗殴使对方受轻伤者加罚2000块,并与对方协商赔付医药费;

⑦打架斗殴使对方受重伤者加罚5000块,并与对方协商赔付医药费;

⑧打击斗殴使对方死亡者加罚10000块,并与对方协商赔付安葬费。

我们照着这几条,对照大赛的安排分析了一下对应的情况:

①各帮派以帮主的名义指使帮派成员参与比武;

②预赛共十五场、复赛共五场、决赛共一场;

③双人对决占绝大多数,三人以上对决共四场;

④伤亡情况看实际情况决定,从以往经验上看每场都伤亡惨重;

⑤预期参赛者中有一半以上要参加三次以上对决;

⑥预计有三分之二的帮派使用的武器属于管制刀具。

然后我们按照这个预期给各大帮派分别计算出了应该分摊的款项金额,派人去向他们一一征收。

可是拨款容易收款难。各帮派很不认可我们的计算方法,说可以采取一些变通之计。比如有人建议参加比武者可以改为以个人的名义去,就不用交挑唆、指使这一项;还有人说按照武林的公约,比武时使对方造成的伤亡不必负责,那么这里只需要交朝廷罚的,医药费、安葬费就由对方自行承担;还有人说减少比赛场数但是延长每场比赛时间,这样既可以减少罚款次数,又可以保证比赛时长。

即便如此,让他们拿出资金还是比较困难,毕竟这是他们预算之外的支出。武当打算把武器由剑改为棍子,这样既把管制刀具的钱省了,又避免了杀伤力过大,但这个不好体现自己帮派的武功特色,又怕少林那边告自己侵权,他们最后只好决定把木头削成剑的样式;少林向来打架厉害,虽说比武伤亡率不高,但是身为国内外宗教协会的重要成员佛教的下属,参与这种打打杀杀的活动还会受到朝廷宗教管理机构的额外罚款,这样参赛成本就更高了;丐帮就更不用说了,本来就穷,他们原先给大会缴纳的筹备资金都还是几个高层的长老出去做兼职赚来的,现在还要交这个,对别人可能像是要把船上的钉子取下来,而对于他们这样的独木舟,别说钉子,连木板都是缺的。

有鉴于此,我们经过多次讨论想出一个办法,就是把比赛的胜负与罚款所要分摊的费用结合起来,比赛结果排名靠前的就少交点,靠后的就多交点。有人表示不妥,说这样大家都为了少交钱拼命恶斗,这岂不是更加重了总体的罚款负担。

后来有人建议向百姓集资,发行债券,到时候百姓都让他们来观看,我们收取门票,把赚得的钱再还给他们。可是这时朝廷又来干涉了,说你们这是非法集资,还助长歪风邪气,你们武林自己打也就算了,不许把这打架斗殴的风气传播给老百姓,更不许买门票收钱,要不然百姓被你们蛊惑得不听话了我们朝廷的威信力就没了。

我们说这是传播优秀传统文化,没有助长歪风邪气。于是他们又回复说那除非你们不许打架,如果搞搞文艺活动什么的我们就不管你们门票的事情。

这话启发了我们。(不过后来听说代表朝廷给我们提这个建议的那哥们马上被撤职了,原因是这样的话我们的打架斗殴的罚款也就免了,让朝廷损失了一笔可观的收入。)我们当即给筹委会建议,说可不可以把武斗改成文斗,毕竟打打杀杀那么些年了,为这个各大门派也损失了很多,比如上一届比武大会丐帮帮主就给打死了,结果他们门派只有帮主才会的打狗棍法就这么失传了。而且武术本来就是一门学问,要用文化的形式来看待才能让它显得高大上。

筹委会采纳了我们的建议,但是这个文斗可不是像讨价还价那样简单地磨嘴皮子,得做好足够的准备,而且由于时间关系,现在仓促进行已经是来不及了,得把大会推迟半年才能举办。

等我们把这一决定通发布出去后,各大帮派都有不同的意见。武当少林因为有自己深厚的宗教文化基础支撑着而大力支持,其它门派大多因为一方面是自己成员光顾着练武忽视了文化学习,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另一方面也真的畏惧武当少林的高深文化,所以坚决反对。丐帮尤其不服,因为他们的文盲率是和武当少林的识字率差不多的,他们认为这样比是极不公平的。

可是再对比一下采用武斗的巨额资金代价,大家最后还是妥协了,毕竟钱和面子并不是等价的。于是,各帮派放下了武器,停下了训练,抓紧时间拿起了书本,展开文化学习研讨。尤其是丐帮,开始号召全员恶补文化知识,甚至把乞讨的对象也改了,原来要的是钱和饭,现在要的是知识,见人就说:行行好给点知识吧。

可是武学博大精深,武斗可以很好区分胜负,因为打一架就知道了,而文斗就不容易了。各大帮派都有各自对武学的独道见解,要在文化上论出高下,就必须有统一的考题来让他们用各自的学问阐述,谁能阐述透彻了谁就是赢家。武学的门派不同但是武学的精髓是相通的,为此我们需要一个能将武学的各个分支整合起来的团队来为我们策划考题。我们进行了精心的挑选,终于在整个武林界的武学泰斗中选出了几位学贯各大门派武学的大师,甚至把曾经加入过八十一个帮派,了解各大帮派规章制度和内部机密的跳槽王也找了来。不过跳槽王后来因为各帮派的抗议而被辞退了。

这些大师被请到了我们秘密设置的山洞里准备考核方案,我们还需要从各大门派抽调参考资料。少林把他们的佛家经典拿了出来;武当拿出了道家经典;只有丐帮没什么文化,只好把祖传的几十首莲花落整理出来寄出去。

最后,持续半年的筹备工作结束了,原来搭建的擂台改为了考场,一场武林的文化考试就此拉开序幕。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